淫穴美女

第06章、纵欲的姊妹

网络2018-12-05 16:21: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嗯……嗯……揪……啊嗯…」

我跪趴在床上,小嘴细心地侍奉著眼前这根沾满我唾液的大肉棒。身上的衣服除了繫带丁字裤跟黑色过膝袜之外,就只有被要求穿上的高根凉鞋。当然,丁字裤已经被我的淫水打溼了。

左手托著睪丸,不时地小力按摩;右手则勉强圈住巨大的肉根,规律地进行摩擦。香舌从龟头舔到肉根、睪丸,龟头下方也不放过,不时还会让肉棒插进我的喉咙裡。

「啊啊……筱惠姐……」

享受著我的口交、发出呻吟声的是阿鸿。

从那次做爱之后已经过了一个礼拜,我们两个人都像不做爱就会死一样,每天都在做,累了就保持肉棒留在小穴的状态睡觉、饿了阿鸿就抱著我走到厨房,然后一边从背后插我一边看我做菜、洗澡就是两个人一起洗、我想上厕所的话,也是保持插著的姿势,让我坐在马桶上,阿鸿想上小号的话才会把肉棒拔出来。

至於学校的部份,我们一点都不担心。因為我们的学校都有他家企业的赞助,只要一通电话就能够了事。

经过一个礼拜的时间,阿鸿在我的教导下,知道了怎麼取悦女性,也知道了我身上所有的敏感带。持续时间也从一开始的二十分鐘,到现在过了四十分鐘才射第一发。

「射了!」

他把我的头用力往下压,使得巨大的肉棒整根插进了喉咙、并射出不管几次都很浓稠的精液。过了一下子后,肉棒终於停止射精的行為,而我的小嘴也离开肉棒,将喉咙裡的精液一点一点吞下去。

我準备要把丁字裤脱掉的时候,阿鸿阻止了我,并让我骑在他身上。而我也知道他的意思,於是在龟头对準小穴的位置后,将丁字裤拨开坐了下去,让肉棒就这样插入我那淫水犯滥的小穴中。

熟悉的充实感塞满了我的淫穴,使得我的腰忽然没力,翘臀直接坐在阿鸿的大腿上。而粗大的肉棒直接撑开狭窄的小穴,龟头更撞在子宫口上。

「嗯啊……」

全身变得瘫软无力、双腿大开地坐在阿鸿腿上抖动著,小嘴不自觉地微张、吐出舌头,嘴角还流出唾液。

阿鸿把我穿著过膝袜的两条玉腿拉到他的眼前,隔著袜子就开始吸允有如玉葱般的白皙脚趾,插在淫穴裡的肉棒则慢慢地小幅度上下抽插。

我的双手没有閒著,一手抓起在微微摇动的奶子,张嘴吸著自己分泌出来的乳汁;另一隻手则是摸到充血肿胀的阴蒂开始揉捏,好让自己可以得到更大的快感,同时也尽力让小穴夹紧、感觉正在缓慢抽插的肉棒的形状。

阿鸿忽然翻身把我压在床上,快速摆动腰身猛插我的穴,害我还没适应就被送上了高潮,同时也昏了过去。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马上就感觉到下体传来的肿胀感,精液的味道直窜入脑门。我的身体到处都是精液,黑丝袜有许多破洞,丁字裤还掛在我的脚踝上,两隻凉鞋都掉在床上;阿鸿则是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桌上则放著一张纸条,我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将那张纸拿来看。上面的内容大约是写说阿鸿临时被他爸找去,如果我醒来的话先自己处理一下。

看完我就拿毛巾把身体擦乾后、照常将小穴的精液留著,把丁字裤留在阿鸿的房间、丢掉破损的丝袜,穿上自己的衣服。在桌上留下我先回家的字条,然后就走出了他的家门。

我衣服是露腰的小可爱跟超短裙,因為没有丁字裤所以私处若隐若现,还挺著的乳头很明显地让小可爱突出。但是,这就是我想要的,因為我最喜欢勾引男人嘛。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姊姊正準备洗澡,而我就直接在客厅把衣服脱了,跟著姊姊走进浴室。

「你这骚货,一个礼拜都待在外面,一定又是给哪裡的男人干了吧?」

姊姊闻到我身上的味道后,马上就蹲下去分开我的一双玉腿,开始吸允著我有点红肿的小穴。

「是呀……人家的肉棒很大呢……搞得我都快死掉了。」

我故意将小穴微微地向前挺出,享受著姊姊的口交。同时也把莲蓬头拉来,开水冲洗我跟姊姊的身体。

「哼……我们的体质好像都一样呢……揪嘖……不管被干几次……小穴都很紧……」

姊姊边吸著我小穴,断断续续地说道。然后我感觉到她的舌头钻了进来,為了舔到较裡面的精液而灵活抽插著。

「啊、嗯!简直就像……啊……為了男人、嗯!而生的呢……啊啊!」

我的左手撑著姊姊的头,好让自己不会因為腿软而坐倒在地上,右手则继续拿著莲蓬头冲水。

「嗯、嗯……是呀,你这块淫荡的美肉连我都爱上了呢。」

她把舌头从我的小穴中抽出,站起来揉著我的奶子说道。

「嗯…哼、哼……你这双性恋……啊啊!」

我试图反击,可是现在我被快感弄得连莲蓬头都握不好。发现我全身无力的姊姊,马上就分出一隻手来玩弄我还在敏感状态的小穴,而且一次就插三根手指进来,剩下的两根手指则拉扯著我充血的阴蒂。

「我爱的只有筱惠你呀~」姊姊开始猛烈攻击我的小穴,本来就快高潮的我马上就潮吹,然后双脚大开地摊坐在地上。

这时我看见了,姊姊的阴部上方有一根手臂粗长的勃起大肉棒,在阴蒂上面则是两颗睪丸。

「姊、姊姊……」

我吃惊地看著那根正在一跳一跳的肉棒。

「我去动手术弄的,是為了能够用身体感受你的小穴喔。」

姊姊恍神地轻抚著自己的大肉棒,然后用它的大龟头来摩擦我白皙稚嫩的清纯脸蛋。

肉棒特有的骚味窜进我的脑门,本来就发情的身体更加欲望高涨,我想也不想就将姊姊的肉棒含进嘴裡,并将我所知道的舌技通通用上。

「啊啊!筱惠的嘴真棒!」

姊姊抓著我的头髮、扭著细腰让肉棒在我的嘴裡抽动,而我将双手都用上,一手按摩睪丸、一手则是套弄著肉棒。

结果没一回儿,姊姊在我口中射出浓稠的大量精液后,就把肉棒从小嘴中抽了出去。

「呜……好浓喔……」

我张开嘴,想让几乎佔满小嘴空间的精液流出一点在手掌上。可是姊姊却直接亲上我的嘴,把舌头伸进来翻搅我嘴中的精液,双臂更是紧抱住我的脖子;她的大肉棒则是抵著我那已经湿很久的小穴,磨呀磨了老半天还没插进来。

我知道姊姊已经发情了,於是我伸手将小穴掰开─姊姊的肉棒就这样撑开我的淫穴、撞在子宫口上,我们俩同时流出喜悦的泪水。

姊姊卯起劲来用力扭著腰,肉棒每一下都抽出到只剩龟头前端还在小穴裡、每一下都重重插到子宫口;而我也扭著细腰迎合著她,同时也尽量用力夹紧淫穴。

我嘴中的精液有些跑到姊姊的嘴裡,有些则因為激烈舌吻从嘴角跟著唾液流出,有些则被我吞进肚子裡。

「嗯、啊嗯……揪嗯……啊啊……嗯嗯……」

淫荡的激吻声与抽插声混在一起、响遍我们家的浴室,本来应该是要洗澡的我们都陷入了欲望之中。姊姊只想著猛插我的淫穴;我只想著被姊姊猛干。

这时姊姊将抱住我脖子的双手移到我的奶子上、两手都成爪状用力搓揉著G罩杯的大奶,乳汁马上就从乳头喷出。而我则是把双手移到姊姊的臀部,一手拨弄著她的菊花、另一手则把三根手指伸进她那跟我一样,淫水犯滥的小穴开始抽插。

「嗯啊!啊!筱、筱惠……喔、啊嗯!啊哈!」

姊姊被我弄得纤腰乱扭,大肉棒每次都从不同的角度插入、揉著我奶子双手更加用力,也就带给我更大的快感,我玩弄姊姊菊花跟小穴的手就更加用力,形成了一种连锁。

「啊喔、嗯嗯!插死我了!好姊姊!好爽、好棒!嗯啊!」

我一边娇喘、一边手指乱挖姊姊的两个洞,同时也缩紧小穴的肉璧。

「要射了……我要高潮了!射在裡面喔!像那些男人一样射在筱惠的裡面喔!」

姊姊原本就很用力扭动的纤腰扭得更加快速,每次抽插都会插翻我的阴唇,被带出去的淫水更是用喷的。而且插到底时,我平坦的小腹还可以看到微微地突起。

「射进来!让我怀姊姊的小孩吧!啊啊、嗯!射进筱惠的子宫裡!」

我疯狂地扭动腰身、使力夹紧小穴,同时也不忘刺激姊姊的菊花跟小穴。

我们姊妹俩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情欲中,因為很熟悉对方的身体,所以更容易爱上。原本用按摩棒就已经有点快要陷下去,现在有了真正的肉棒就让我们变成只要做爱的美丽野兽。

「射了─!」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姊姊纤腰用力一挺,大肉棒穿过我因為兴奋而敞开的子宫口,接著在裡面射出滚烫的大量精液;我也因為高潮挺起下半身,而且还潮吹、淫水从小穴与肉棒间的微小隙缝中喷出,与地板上的水滩混在一起。

姊姊在我的子宫射了好几分鐘,她射出的精液将子宫完全填满、还可以射满我淫穴,简直就像是真的要让我怀孕一样。她射完之后就趴在我的身上喘息,抽出去的肉棒还是保持怒昂的勃起模样,而姊姊的嘴角还掛著唾液。

「嗯……呼……我终於知道搞你的男人的感觉了呢……」

姊姊一脸舒爽地笑著说道,同时她的手依然放在我的奶子上,轻轻地揉弄著;我则是因為太刺激,只能躺在地上、双腿大开地娇喘。

虽然跟我一样腿软,但是还有力气的姊姊开始清洗我跟她的身体,只是途中都一直在玩弄我的身体,从进来开始到洗完澡就过了两个小时!

后来等到我有力气才能自己走出浴室,并把一开始乱丢的衣服整理好。这一夜之后,我跟姊姊有了不用说的共识─虽然我们在家都很开放,但至少会穿件丁字裤。可是这次我跟姊姊走出浴室后,连丁字裤都不想穿了。

「嗯啊……揪揪嘖……啊哈……揪……」

淫糜的气息充满了房间,我跟姊姊盘坐在双人床上,姊姊那勇猛的肉棒插在我淫穴、只做小幅度的抽插,我坐在她的腿上、两条玉腿盘姊姊的纤细腰身,两副美丽的身体几乎是完全贴在一起。

我的身体到处都是姊姊的浓浊精液,小穴不用说,就连菊花也满满都是,现在还插著小隻的按摩棒,嘴裡也含著大量的精液,奶子更是被挤出一堆乳汁;姊姊身上也沾著自己射出的精液,情况跟我差不多,只差她的小穴跟屁眼都插著特大号的按摩棒。

姊姊除了慢慢地插我之外,一隻手抓著我菊花的按摩棒慢慢抽插;另一隻手则抱著我的头,与我进行著舌吻。我的手则是都放在姊姊的按摩棒上,配合姊姊抽插的频率来插她的淫穴。

「揪嘖……筱惠……嗯……我们就别去上班跟上课了……嗯……反正……啊嗯……有爸爸…揪啪……留下来的遗產……」

「嗯嘖……揪……好呀……嗯嗯……我们就每天做爱……嘖揪……」

得到我的答案后,姊姊开始加快抽插,而我控制她按摩棒的手也开始快速动作,最后我们一起高潮、姊姊在我的淫穴中又射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