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美女

第18章、淫乱的周末─精油爱抚高潮

网络2018-12-05 16:29: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那天我们被工人轮姦了一整天又不小心泡了好几个小时的春药澡之后,我们休息了大概三天,一直到身体恢复,柔恩跟我才敢穿上衣服。

因為之前一旦穿上衣服就会让乳头摩擦,敏感至极的肉体就会自顾自地高潮。还好那天工人轮姦我们是因為装潢工程结束,所以他们累积好几天没发洩的兽欲才会一口气爆发。

没穿衣服的日子就只能用柔恩家的厨房作饭来吃,还好我的手艺不错,不然不会做菜的柔恩早就饿死了。

现在我穿著黑色比基尼躺在柔恩家泳池边的躺椅上,而柔恩则穿著跟我相对的白色比基尼躺在我旁边,脚上戴著脚鍊。难得今天太阳很温和,我跟柔恩就决定来晒一下太阳,我们的泳装一样都是绑带款式,只要拉掉泳衣前面跟泳裤两侧的绳结,就能让我们变成裸体。

就在这时,我发现有两个黝黑的壮硕男人手中提著袋子从房子那裡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人就是坐公车那天第一个在我子宫裡中出的壮硕外劳,今天他身上只穿著一条紧绷的三角泳裤,粗大的肉棒被三角泳裤绷得紧紧的,他那时的温柔举动至今还是让我小鹿乱撞。

「HI.」那外劳对我打招呼,然后就朝我直直走来,我从躺椅上坐了起来。另一名外劳则是走向柔恩。

「Hi……嗯哼!」

他一走到我旁边就紧贴著我坐下,一手抱住我的纤腰,一手挑起我的下巴,大嘴就吻上我的樱桃小嘴。跟之前一样,温柔的吻技马上就让我举手投降,手臂抱著他的脖子热情回应他。

「嗯嗯、揪嘖……嗯嗯……啊……」

不过他很快地就放开我的樱唇,害春情荡漾的我想追上去继续跟他接吻。

「嗯嗯嗯……呼……怎麼样呀?那天我看学姊还满喜欢他的,就找他们两个来陪我们过周末了。啊,这个是我特别中意的……嗯哼嗯嗯!」

刚说完柔恩就被外劳压在躺椅上强吻,双手也在只穿著比基尼的肉体上下其手。

这时外劳拉著我的手去放在他那快要把泳裤撑破的大肉棒上。

「Like ?」我害羞地别过头去,可是隔著泳裤感受肉棒热度的手却情不自禁地抚摸著。起身坐在外劳健壮的大腿上,双手爱怜地隔著泳裤抚摸那根肉棒。

「I Love……嗯……揪嘖、嗯哼、嗯……」

我们像是一对恋人一样热吻,而且还是我主动吸允他的舌头与唾液,他也乐意地将舌头伸到我嘴裡让我吸允。

对他们来说,身材曼妙的美女主动献吻,这是多大的艳福呀。

柔恩张开美腿紧紧夹住那个外劳的熊腰,整个人像个章鱼一样缠在外劳身上热吻。那天她明明一开始就被两三根肉棒搞到全身精液还失神,居然还有力气去记男人怎样对她呀……

这次没有其他人的催促,我跟外劳享受著舌头唾液与对方完全混在一起的感觉,双手也没有停止抚摸肉棒的动作。我们四个人就在柔恩家的泳池旁边热吻了好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劳才放开我的樱唇,我跟他的嘴角都流著不知道是谁的唾液。

「嗯、哼嗯……」

「趴著。」

外劳轻鬆地把我从他腿上抱起,我照著他说的话趴在躺椅上后,他从袋子中拿出一罐黄色的精油。旁边的柔恩也跟我一样趴在躺椅上。

外劳打开罐子把精油从粉颈开始沿著脊椎,一直倒到我的翘臀。精油冰冷的感觉触动我因為接吻而发情的肉体,唾液又从嘴角流了出来。

然后我感觉到他的一双大手放在我的背上,用适当的力道按摩著我的裸背,并把精油推开。粗大的手掌让这几天来的疲劳完全消失,同时也勾起我的淫欲。

「嗯、嗯嗯……哼嗯……」

大手从裸背移到还穿著泳裤的翘臀,外劳轻轻地将两旁的绳结解开。把盖在翘臀上的布料移到大腿之间,淫穴还是被盖著的状态。

他先是把我的翘臀推得到处都是精油,接著用两根手指滑进股沟、轻轻扫过紧缩的菊花,然后手掌大张抓住翘臀,用手掌来按摩我那柔软与弹性俱佳的翘臀。

「哼嗯、嗯、哼……」

他又拿起精油倒在我自豪的白皙玉腿上,美腿的按摩比先前还要有感觉,我发出的娇喘声也就越来越大。

「啊、嗯、哼嗯、嗯嗯、啊嗯!」

外劳的手掌一路来到脚掌,这时他改用手指来按摩我的纤细脚趾与白皙脚掌,还把粗大的手指插进脚趾之间。

我的美脚沾满精油后,外劳让我翻身向上,开始按摩美腿的正面。跟之前一样,他听著我的娇喘声一路来到了鼠蹊部,我以為他会开始爱抚我的淫穴,而我也满心期待地挺起纤腰等著他的爱抚,但是他却把泳裤恢复原状,然后把我拉起来。

外劳先是坐在躺椅,再让我美脚大张地跨坐在他身上,裸背紧贴著他壮硕的肌肉胸膛。他一手捧著我的柔软乳房,一手拿著精油来到我傲人的乳沟上。

「嗯哼!啊、嗯嗯!」

精油倾洩而下,流进让许多男人色心大起的乳沟,他还移动精油瓶子,让精油可以流满我的奶子。

外劳先是让我那没有赘肉的腹部与纤腰涂满精油,最后才来到傲人丰满的双峰。他隔著泳衣轻轻揉弄我的奶子,征服我淫穴跟子宫的大肉棒隔著两件泳裤将阴唇微微顶开。

「啊、嗯嗯、哼嗯嗯!嗯、嗯啊!」

我跟柔恩的淫叫声在泳池边迴响著,她已经被脱得精光,只剩泳裤还掛在戴著脚鍊的脚踝上。

然后我们同时被爱抚送上了高潮,外劳放开全身颤抖瘫软的我,温柔地用健壮的双手将我抱著。我的泳裤吸满了精油与淫水,因為性感而分泌的唾液则沿著嘴角流下。

「舒服吗?」

外劳低头吻上我的樱唇,我也自动伸出舌头再一次热吻。直到高潮餘韵退去,我们才依依不捨地放开各自的嘴。

「现在换我来让你舒服萝。」

樱唇轻轻吻了一下外劳的脸颊,我以肉体完全贴著他的姿势转向,被大肉棒顶得高高的帐棚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