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美女

第14章、怕寂寞的学妹─轮姦公车上的美女献吻

网络2018-12-05 16:26: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回到房间后,柔恩就说已经帮我放好洗澡水,还顺便把我跟她身上的衣服给脱光,推著我走进浴室。被柔恩清洗过身体后,我们一起泡在按摩浴缸中。

一泡进放满热水的浴缸,我还敏感至极的身体马上就起了变化,明明没有爱抚却高潮了,整个人软摊在柔恩身上。

「呵呵……学姊,这浴缸的水都是春药喔。」

柔恩将我的身体压进水中,只剩下脖子以上还在水面上,我的淫穴不受控制地抽动。

「嗯啊、嗯嗯!啊、高、高潮停不下来~~!」

就在身体不受控制地高潮时,我也感觉到柔恩自己也正在高潮。我想从浴缸起身,身体却因為持续高潮而瘫软无力,最后还是倒在柔恩身上。

「嗯、啊嗯……学姊……我们来擦沐浴乳……」

柔恩似乎还有一点力气,她把我抱著从浴缸爬起,走到旁边的粉红色气垫床让我躺在上面。

只见柔恩打开一罐不知名的塑胶罐,将整罐倒在她自己身上后,又拿出另一罐塑胶罐打开,接著从我奶子倒到大腿整罐倒完。

「这也是春药喔……」

柔恩跨坐在我身上,然后慢慢地趴下来贴著我的身体,樱唇马上就吻上来舌吻,柔软的身体则摩擦著我。

「嗯揪、嘖嘖、嗯嗯……」

舌头灵活地玩弄我的香舌,像是舔糖果一般在我小嘴裡到处舔舐,还把我的唾液吸到自己嘴裡。

我们身上很快地就出现泡沫,柔恩开始在我身上到处爱抚,我很快就因為身体过度敏感而高潮爽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是在床上,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左右,应该是柔恩把昏过去的我搬到床上的才对。当然,身体还是全裸,没有穿任何衣服。

「嗯啊……」

全身性感带还处在极度敏感状态,让我不由得发出淫叫声。

「啊,学姊你起来得刚好。」

柔恩抱著一堆衣物走进了房间,她身上已经穿上跟早上差不多的穿著,只是热裤变成了短裙。她把衣服丢在床上后,就把我从床上拉起来。

「我们出去吃饭吧。」

柔恩她把我的衣服丢给我,我只好摇摇晃晃地穿上,这件小可爱背后只有一条绳子繫住,完全没有布料遮住我的美背,只是充血的乳头被小可爱摩擦得全身鬆软,只要解开绳子小可爱就会掉下来。虽然会摩擦到阴蒂,但我还是穿上丁字裤。

「学姊好色!」

「哼,我才不想被你说。」

拿出自己的包包后,我穿上高根凉鞋,跟柔恩一起走出房间。走出去我才发现,工人们都已经不在了。

要是他们还在,我一定又会被视姦吧。

「学姊,我们今天就去吃好料的,庆祝一下吧!」

柔恩抱住我的手臂,我们就这样走出柔恩家,往最近的公车站走去。

因為是下班下课的时间,所以路上有很多人,也有很多男人停下脚步看著我们两个曝露的美人。身体的敏感度超乎我的想像,光是肌肤被衣物摩擦就让淫穴搔痒不已,而且柔恩不知道让我泡了多久的春药澡。

我们很快地就到了公车站牌,那裡已经有不少壮硕的外劳在那裡等公车,他们一看到我跟柔恩就露出色瞇瞇的表情,还故意站在我们旁边用外国话评论我们的身材。

柔恩似乎对这种情形已经习以為常了,完全不管外劳们的閒言閒语,我也只好装做没看见。

公车很快就来了,从外面看裡面好像已经没位子,看来只能站著……

「学姊走吧。」

柔恩牵著我的手走上公车,看到两名性感美女出现,司机跟乘客都看傻了眼。而且车上的乘客全部都是男的……

我们走到公车中间就靠著柱子,那些外劳全部上车后,整辆公车都挤满了男人,我感觉到全车男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我们身上。

「学姊,等一下吃什麼好?火锅吗?」

「嗯……这种大热天的,不要吃火锅吧?」

我跟柔恩站在两根柱子中间,面对窗外开始聊天。我感觉到似乎有手在我的翘臀附近蠢蠢欲动,曝露的美背感受到男人的热气。

公车停在下一站站牌,马上又上来一堆男人,把车内挤得水泄不通。我背后的男人也藉此正大光明地贴上我的美背,柔恩却被挤到后半部去,我们两个被分开了。

我们一被分开,一堆外劳男人就将我围在车子中间,肌肉壮硕的男人卡在我两边让我不得动弹我的美腿被两边伸过来的大手从内侧分开。

十几隻手同时摸上我的肉体,从小可爱的隙缝伸到前面捧起奶子,抚摸白皙柔滑的大腿、搓揉紧緻俏嫩的翘臀,手指在丁字裤外游移。

「嗯啊啊、不、不要……嗯哼……」

敏感的肉体被这样爱抚,差点就要站不住而跌倒,一个外劳乾脆把椅子放倒,让我倒在他身上,我一屁股坐在外劳身上,勃起的大肉棒隔著裤子与丁字裤抖动著。

凉鞋被他们脱掉,迷你裙也被拖掉,我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件沾满外劳口水的小可爱与吸饱淫水的丁字裤了,我整个人双腿大开地软摊在壮硕的外劳身上。

变成中午的模样,只是更挤更多人。

「不、不要呀……嗯嗯、啊!唔呜~~!」

他们像饿坏的野狗般舔舐我白皙的肌肤,脚趾、小腿、大腿、丁字裤,全身没有一处不是沾满口水,背后这个外劳则佔著我的小嘴不放。

粗糙肥大的舌头粗暴地蹂躪我的口腔,我看见柔恩双腿大张地被一根粗大肉棒正兄狠地猛干小穴,菊花、嘴巴也塞了一根。这时我发觉公车停了下来,似乎是因為下班时间塞车的关系。

外劳们的爱抚让我高潮数次,身体完全没办法使力。柔恩那边都开始干了,这边的外劳却是想要慢慢玩弄享受我的性感肉体。

中午累积的性欲让我开始扭动纤腰,香舌也开始回应外劳。看见我的样子,外劳们开始了下一个步骤,与我激烈舌吻的外劳放开了我的小嘴。

「KISS.」他指著周围的外劳。

我知道他在说什麼,他的意思是要我跟周围的外劳像刚才一样舌吻。我害羞地低下头,却看见他们每个人的裤子都搭起了高高的帐棚。

「OK……嗯……揪嘖……」

我起身抱住一名壮硕的外劳,自己将樱唇贴了上去,双手绕到他的脖子后面将自己性感的肉体贴在他壮硕身躯上。

他则是把手放在我的翘臀上搓揉,让我的下半身也贴著他,我的下腹部感觉到他勃起的大肉棒正兴奋地跳动著。在周围外劳的眼中,我们像个热恋情侣般一样舌吻。

吻了许久之后,我才将香舌从他嘴中抽出。

我转向下一名外劳,他示意我坐在他大腿上,而且还只剩下紧绷的三角裤。我害羞地看向柔恩那边,她正在外劳身上摇摆著纤腰,双手各握著一根肉棒、小嘴不时左右交换舔舐。

「呀!」

外劳似乎是等得不耐烦,抓住我的纤细手腕一把拉了过去,还顶开我的玉腿、让我跨坐在他的下半身上,勃起的肉棒刚好隔著丁字裤顶在淫穴口。

这次我的肉体贴得比刚才还密合,跟刚才一样我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而他也抱住我的翘臀,让我穿著丁字裤的下体更贴近他的肉棒,如同处女般紧嫩的淫穴被一下一下地微微推开。

跟刚才粗暴的蹂躪不同,这个外劳走细心温柔的路线,让我不禁地抱得更紧,两条玉腿也不自觉地夹住他的熊腰,摇摆纤腰用淫穴隔著丁字裤去摩擦他包在子弹内裤裡的大肉棒。

这时我看见一名外劳一边用火车便当的姿势干著柔恩,一边走到我们旁边的椅子坐下。柔恩身上的衣服都被脱光,取而代之的是喷得满身腥臭的精液。

「嗯、啊哈、嗯嗯、喔、学、学姊……嗯哈!还没……啊啊!开始、吗!」

紧紧抱著外劳不放的柔恩一边扭腰迎合肉棒猛烈的抽插,一边发出淫叫问我。

我却因為沉醉於与外劳热吻而没有回答。

「嗯、嗯、喔嗯嗯……很、很棒对吧、嗯啊、唉、嗯嗯!」

柔恩被外劳吻上小嘴,外劳大幅度地摇摆熊腰一阵猛烈抽插,最后大肉棒整根埋进柔恩的小穴中,许久没有抽出。

大概过了五分鐘左右,公车终於以慢速度向前开,柔恩才被外劳放开小嘴,大肉棒从她小穴抽出去时还牵著一丝白液。

「呼……好啦,还要亲到什麼时候呀?」

外劳离开柔恩后,她完全不管射进去的精液是否会流出来,对还在舌吻的我们没好气地说。

抱著我的外劳只好依依不捨地放开我的樱唇,将舌头从我的小嘴抽了出去,然后温柔地将我放在放倒的椅子上。

「嗯、啊……柔恩……这是你计画好的吧?」

看著周围蠢蠢欲动我们两个的外劳,我故作不高兴的姿态。

「说计画就太难听萝,学姊不是也很享受吗?」

柔恩伸手轻抚我刚才激烈舌吻过的樱唇说。

「他们都是在这附近工作的外劳,有一次我出门就被他们盯上了。大概是今年夏天刚开始的时候吧,我在这班公车上被他们一直轮姦到终点站。」

「虽然说是外劳,不过技术都很棒、肉棒也都有一定尺寸,那次之后我就常在他们放假时叫他们来家裡,平常也会在他们的下班时间坐这班公车。」

沾满精液的娇躯与我贴在一起,柔恩的纤细手指隔著小可爱玩弄我肿胀的乳头。

「今天中午的春药澡就是他们常跟我玩的玩法喔。」

柔恩露出小恶魔的笑容,手指从乳头沿著我的平滑腹部来到丁字裤的绑结。

「真是的……难怪中午是叫便当,晚上你却想出去吃饭,原来是打这个主意。」

我為了表示心裡小小的不满,伸手扭了一下柔恩那充血的乳头。

「啊、嗯啊!学、学姊就……嗯嗯、喔、继续……嗯嗯!」

一名外劳等不及地将自己的大肉棒插进柔恩小穴,将她整个人抱起来,一边插一边走回去后面这时等著跟我接吻的外劳又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