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美女

第13章、怕寂寞的学妹─被工人们玩弄的美肉

网络2018-12-05 16:25: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拖著行李箱来到一栋白色的豪宅外,身上穿著的是符合夏天季节的露腰吊带小可爱与一边用绳子绑住的超短裙,鞋子则是高跟凉鞋。才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穿著跟我差不多的长髮女孩就站在那裡。

「学姊!」

比我矮的的马尾女孩跑到我前方,然后一把抱住我。她是我高中时的学妹,名字是徐柔恩,高中时身材明明就只有一般,上大学后却忽然变得特别好,当初再见面真是吓了我一跳。

不过柔恩跟我不同,她是清纯可爱型的。

「好久不见了呢,柔恩。」

「筱惠学姊又变更漂亮了!」

「柔恩你才是更漂亮了呀。」

柔恩牵著我空出来的手,我们就这样走进她家的大门。当我们走进去的时候,我发现有好几台小货车停在门口附近,小货车旁边则有十几名光著上身的中年男子坐在那边休息。

他们一看见我跟柔恩火辣的身材就睁大双眼,色瞇瞇的视线钉在我们那光是走路就会轻微摇晃的奶子、单手就能环绕的纤腰、以及修长白皙又均匀且完整露出的双腿上,那种眼神看起来恨不得把我们压在地上用肉棒猛干似地飢渴。

我身上的裙子是短到内裤快露出来,而柔恩则是穿著跟三角泳装一样的热裤。两名穿著曝露清凉的性感美女走在眼前,任何男人都不会想移开视线吧。

「我家人都出国去玩了,只留我下来看家裡的装潢情况。」

柔恩不满地都起小嘴,用另外一隻手开门。

「所以才找我来陪你吗?」

门一开,原本应该是装潢得很漂亮的客厅现在几乎都被拆了下来,墙壁旁边放著一堆装潢用的材料。宽广的客厅裡面也有好几个光著上身,甚至脱到只剩四角裤的男人。

「不然人家很无聊嘛。」

我们一走进去,那些男人也跟外面的一样,视线全都钉在我们身上。不过柔恩似乎没有发现,她继续牵著我的手往二楼走去,就在我们走楼梯的时候,我发现有好几个男人在楼梯底下往上看,他们在偷看我的丁字裤。

因為裙子短得平常走路都有可能会被看到,现在就算用手遮都遮不住,所以我乾脆当作没发现,继续让柔恩带到二楼。结果二楼也有数名跟下面一样的男人,只是柔恩一样把他们当作空气,牵著我的手走进她位於二楼的房间。

一走进柔恩的房间就有一阵凉风迎面吹来,跟外面大热天的天气完全相反。结果在我把房门关上的同时,柔恩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得只剩下蕾丝内裤,然后把自己抛向宽广柔软的双人床,坚挺丰硕的奶子就算躺著也没有外扩,依然保持漂亮的形状挺立著。

「柔恩,冷气开这麼强还脱衣服,不会冷吗?」

「外面很热嘛。学姊要不要也脱衣服呀?很舒服喔。」

「既然学妹都邀约了,做学姊的怎麼能不答应呢?」

我笑著回答,然后就将自己的衣服脱到只剩丁字裤,把衣服放在行李箱上就躺在柔恩旁边,才刚躺下去柔恩就趴在我身上抱著我。

「嗯~好久没有躺在床上抱著学姊了,而且学姊的身材又更好了……」

柔恩不甘心地轻轻搓揉我那双奶子。

「啊嗯……柔恩还不是一样,跟高中的时候差好多喔!」

我把手伸进她的蕾丝内裤裡,抓了柔恩的小翘臀一把:「上大学应该有交男朋友吧?」

「他们都是一群色狼。」

柔恩伸出小舌,灵活地舔舐著我那坚挺的白皙奶球,像是吃冰泣淋一样地偶尔吸允一下:「学姊有男朋友吗?」

「嗯……分手了……啊……不要吸啦。」

但是柔恩却一边舔一边吸允,直到奶子都是她的唾液,她的小嘴又含住我那逐渐充血的乳头。

「嗯揪……嘖嘖……学姊这麼漂亮,居然还有男人想跟你分手?真不知道在想什麼……嗯……」

柔恩吸著右边的乳头,另一边则是用手轻轻搓揉、拨弄。

「啊呀……柔恩……嗯……啊……呀……」

「学姊的身材这麼好……揪嘖……这麼诱人……嗯嗯……」

柔恩空著的右手开始往我的下半身游移,最后来到丁字裤的绳结。原本放在柔恩小翘臀上的双手变成抱著她的背,而我的一双修长玉腿也不自觉地张开。

「皮肤又细嫩……揪……嗯……哈……」

放开沾满唾液的乳头,柔恩的小舌开始往上移动,最后来到了我的面前。

「怎麼还会有男人想放开这张小嘴呢……嗯……嗯嗯……」

柔恩吻上我的樱唇,灵活的小舌窜进口腔与我的舌头激烈交合,丁字裤的绳结也被她给解开。

其实从高中的时候我们就会玩这种亲热的游戏,有时候乾脆在学校厕所忍著不出声,在家裡当然就是尽情大玩特玩萝。不过我们的性向都很正常,我就不用说了。柔恩也有交过男朋友,可是也分了。

不过我没想到,就在我们重温亲热游戏的时候,柔恩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点,而我们亲热的过程居然被完整偷拍下来了。

后来我们一直玩到中午才结束,刚好也要吃午餐了。柔恩说因為连厨房都在施工,所以只好连同工人的便当一起叫,便当送来的时候再下去拿就好了。

「学姊,要一起洗澡吗?」

柔恩从背后捧起我的一对奶子搓揉,香舌舔著我脖子的性感带问道。从早上玩到现在我已经高潮好几次了,因為柔恩比谁都清楚我身上最敏感的地方,那些敏感点也都被柔恩种上鲜红的草莓。

「让我休息一下……嗯……」

「真可惜……嗯哼……嗯揪……」

柔恩在我又一次高潮时吻上我的小嘴,香舌在我口腔裡激烈交合好让我的身体保持在高潮绝顶的状态,同时搓揉有点桃红色的奶子让高潮更激烈。

原本就被分开的美腿又张得更开,溼答答的淫穴更是不断抽动,整个身体像是触电一般地抖个不停,持续性高潮让我差点就昏过去了。

「嗯嗯……哈……」

「嗯呀……啊啊嗯……哈……」

任由唾液从嘴角流出,我吐著香舌在柔恩怀中微微抖动著,敏感的身体还沉浸在高潮餘韵中。

「真的不跟我一起洗澡吗?」

柔恩一脸可惜地放开我的奶子,让我躺在床上后走到浴室门口前捧起自己的奶子问了我一次:「这次换学姊了育……」

「不要……嗯……哈……」

要是我答应跟柔恩一起洗澡的话,我一定会被她玩到高潮失神,而且柔恩洗澡通常都洗到两三个小时以上。真是的,许久没见居然还记得怎麼玩弄我的身体。

「嗯……那学姊就好好休息吧,等一下便当就会来了,麻烦请你下去拿萝。」

说完柔恩就走进浴室,把门关上后就开始洗澡。

一直到高潮的餘韵完全退掉,我才从床上起来,双腿之间都是先前高潮时的淫水。用卫生纸擦乾股间,我重新将衣服穿上。

反正到时候柔恩一定又会把我的衣服给脱掉,所以我乾脆不穿丁字裤,直接套上超短迷你裙与小可爱。不过一穿上小可爱我就发现乳头激突……也只好这样了。

「柔恩,我下去拿便当萝。」

我走到浴室门前敲了一下后说道。

「嗯,谢谢学姊萝~」柔恩似乎在听mp3的样子。

我穿上高根凉鞋,走出了柔恩的房间。原本在走廊上工作的男人通通都不见了,这时我也才想起来他们曾经偷看我的内裤。

「应该没关系吧……」

我走到一楼,全部的工人都在一楼客厅围成一圈休息或是吃便当,用塑胶袋装的便当就放在他们中间。而我一下来他们的视线全部都钉在我身上。

「喔,美女吃饭啊。」

「嗯、嗯……」

我沐浴在二十多个男人的火热视姦之中,跨出脚步走向放在工人们中间的便当袋,我想我的脸一定很红。

就在我经过坐在地上的工人旁边时,眼角餘光看到那些工人都故意压低身子,想偷看我的裙下春光,事实上也让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便当被放在地上,所以我得弯腰或是蹲下才能拿到。反正不管怎样都会曝露春光,再说都已经被看过了,我决定弯腰去拿。

我弯下纤腰伸手去翻开塑胶袋,故意装做在找自己想吃的便当,同时也用眼角餘光偷瞄工人们的反应。后面的工人走到我背后围观,前面的工人被我那对从胸口露出的坚挺奶子吸引,还听到他们小声的讨论。

「不穿内裤是想诱惑谁啊?你看她的鲍鱼还粉红色的。」

「奶子这麼大,该不会是被小妹妹揉大的吧?」

「干,她在流水耶,跟小妹妹玩不够吗?」

「身材这麼好,没想到只是个同性恋,真是浪费。」

「看那个小蛮腰,一定很会扭,真想让她骑在我身上。」

「我比较想射在她脸上,那感觉一定很爽。」

「那对奶子才是极品啊,你们没看她刚才走路都没下垂还会晃,而且没穿胸罩。」

「她的声音超爹的啦,刚才她在叫的时候我都差点射精了。」

我被他们讲得满脸通红,赶快随便拿了两个便当就準备回楼上,可是才刚转身就被工人们给拦了下来,汗臭味让我的头一阵晕眩。

最近除了拍照时被男模特儿吃豆腐外,我都没有被男人的肉棒干过,就连搭公车时也只是被摸而已,所以身体对男人的味道就变得敏感。

「美女一起吃饭聊天嘛,难得有美女在,我们吃饭也会开心点。」

其中一名工人拿出手机,按了几下之后就把手机拿到我面前。

萤幕上清楚地播放著我跟柔恩在房间的亲热影片,我们两个性感与可爱的脸蛋都被照得一清二楚,喇叭不断放出我淫荡的叫声。这个影片又让我的脸更红了。

「我知道了……」

我被他们搂著腰半强迫地走到沙发坐下,二十多名的工人就那样围著我坐,几个应该是工头之类的中年男人则坐在沙发上把我夹在中间。

就在我坐下的时候,短裙遮不住的翘臀被两隻粗糙长满厚茧的手掌抚摸,一个只穿四角裤且比较壮硕的工人抢先在我之前坐下。

「美女坐叔叔腿上比较舒服。」

男人大胆地将我拉到他身上坐下,而我只好照做,因為距离更近所以汗臭味就又更重了,我只能任由他的双手抚摸翘臀。

被柔恩玩弄过的身体还处於敏感状态,被男人这样一摸又开始兴奋、全身发软,差连便当都拿不稳。

再加上我的裙子根本包不住屁股,光溜溜的翘臀就直接坐在那个男人的四角裤上,我的下半身毫无遮掩曝露在所有男人的面前。

我打开便当开始吃饭,好转移注意力,但是坐在左右两边工人的手却摸上白皙的大腿,粗糙的厚茧不断刺激我腿上的性感带。

「美女叫什麼名字啊?」

「嗯……王、王筱惠……啊……」

工人从大腿外侧摸到内侧,然后越摸越靠近淫穴,我被摸到全身发软,整个人都靠在壮硕的工人身上。

两旁的工人摸到大腿根部后,就将我没力夹紧的美腿给分开,让溼答答的淫穴曝露在所有人面前。他们把我的玉腿各自放在自己的腿上,这样简直就是把我的双腿张开到最大。

那些工人的呼吸似乎变得快速。

「叫筱惠啊,今年几岁?」

「十、十九……嗯呀……不要玩人家的……嗯嗯……脚趾……」

我脚上穿著的高根凉鞋被脱下,十根白皙玉趾被粗糙的手掌把玩,在眾人眼前拉开的美腿也被他们抚摸、舔舐吸允。

「哇,筱惠美眉才十九?十九岁就这麼淫荡啊?」

揉弄我翘臀的手掌往上游移,解开如同虚设的裙子绳结,把我的短裙给脱掉。

「人家才……不淫荡……哼嗯……」

我拿筷子的手一边颤抖一边将炸鸡排往嘴裡送,壮硕工人的手又往上移动,这次是我那对柔软坚挺的奶子,他隔著小可爱轻轻捧起我那被柔恩吸得极度敏感的奶子。

「筱惠美眉的奶子这麼大,一定被很多男人抓过吧?」

轻轻揉了几下,他把我的小可爱给拉起来,坚挺的奶子就这样露出,我的性感身体已经完全曝露在他们眼前了。

「没有……嗯啊……啊……」

粗糙的双手用适当力道揉捏极度敏感的奶子,手掌上的厚茧一直摩擦我的性感带,美腿与奶子带来的快感让我几乎没办法吃饭,便当也被工人拿走放在旁边。

空著的双手也被不知何时走到沙发后面的工人给拉去,纤细白皙的手指被放进嘴巴裡,粗糙的舌头粗暴地品尝我的肌肤。

「还说没有,被叔叔这样玩很爽吗?」

揉捏奶子的工人用食指玩弄充血肿胀的乳头,轻声在我耳朵旁吹气说。

「呀……啊啊、嗯!没、没有……嗯哈啊啊!」

我放声发出淫叫,唾液从嘴角流出。这时有一名工人来到我的淫穴前,伸出比一般人还长一点的舌头。

「叔叔来嚐嚐筱惠美眉的水。」

他蹲下去舔舐淫穴旁边的淫水,舌头上粗糙的肉点刺激著我的性感带。

「嗯呀啊!啊、嗯、嗯!不、不要……啊啊!」

舌头灵活地舔掉淫水后,开始绕著淫穴周围舔弄,最后来到肿胀的阴蒂,他舌头表面的颗粒像按摩棒刺激著我。

「筱惠美眉,现在是大学生吧?」

「啊呀、哈嗯、不行、嗯、喔嗯、对、对……人、人家嗯啊!是、大学生嗯嗯!不、不要舔那裡、呀!」

我被全身爱抚弄得语无伦次,坐在两边的工人将目标转向我双手被拉高而露出的白皙无毛腋下,粗糙的舌头舔著不曾长过毛的肌肤。

「哦,那筱惠美眉在学校也对淫荡地张开美腿吃男人的鸡巴萝?教授的鸡巴一定也吃过吧?」

玩弄奶子的工人舌头舔弄吸允著我的粉颈,然后是脸颊最后舌头舔上我的樱唇,舔舐我嘴角流出的唾液。

「啊、啊嗯!才、嗯嗯呀!没、没有啊啊!」

「筱惠美眉是模特儿吗?我在我女儿看的杂誌上面好像有看到你喔。」

「呀啊、嗯、啊啊!有、嗯嗯当、啊啊模特儿、打工、嗯啊啊啊!」

「干,也就是说我们在玩模特儿了?超爽的!筱惠美眉先来亲一个。」

壮硕的工人吻上我的樱桃小嘴,粗糙乾燥的舌头窜进嘴裡,粗暴地卷弄我的香舌,蹂躪我的口腔。烟味跟酒味让我觉得噁心,但是被玩到保持在高潮绝顶的瘫软身体却因為工人的味道变得更加敏感。

只能任由二十几名工人随意玩弄我的身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工人才放开我的樱桃小嘴,我的身体到处都是自己的香汗与工人们的口水,性感带也敏感得只要爱抚一下就会高潮,事实上现在我的身体也还在不断地高潮,这时抱著我玉腿的工人们放开。

「学姊?」

二楼忽然传来柔恩的声音,玩弄我身体的工人们瞬间停止动作,而我正在高潮的身体也僵直。然后是柔恩走下楼梯的声音。

「不准说出去,不然你们就等著怀孕。」

抱著我的工人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然后就起身让我坐在沙发上并整理好我的衣著。

為了不让柔恩怀疑,工人们从我身边散开、各自坐远一点或是坐在地板上,最后只有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当柔恩走到客厅的时候,我已经整理好衣服,手中拿著便当跟工人们有说有笑。

「学姊真是的,居然让我等这麼久。啊,还自己先吃饱了!」

柔恩走到我背后时,我的便当已经没有饭菜了。因為之前被玩弄时什麼都有吃一口,工人们看準这点几乎把我的便当吃完了。

「我跟叔叔们聊著聊著就忘了时间,抱歉。」

说著我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带著柔恩的便当与她一起走向楼梯。在我们上楼梯前,我还听到一些有关没搞到我的话。

要是柔恩没下来的话,我一定会被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