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穴美女

第01章、强姦变和姦

网络2018-12-05 16:17:0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叫王筱惠,19岁大一生,身高178,是个长身美女。上面有个跟我一样性感的成年姊姊,现在正外出工作,是某家大公司的总经理秘书。

父亲在很多年前就意外过世,剩下成熟美艳的母亲抚养我们。

我拥有一头柔顺的长髮;不笑时很性感,笑起来很清纯的美丽脸蛋;不穿胸罩也不会下垂,一手无法掌握的G罩杯双胸;扭起来有如水蛇一般,一条手臂就能很轻鬆地将我抱入怀中的21吋纤细蜂腰;不需要丝袜衬托也很白皙美丽、有如两条玉柱般的修长美腿。

由於我的全身都是性感带,所以只要刺激我一下就会淫水狂流。知道这件事情的朋友私底下都叫我欠干的小骚货,有时候都会故意在公眾的场合戏弄我。

喜欢穿曝露的衣服展现我的魔鬼身材,因為这副身体实在太美了,就连我自己都差点爱上!夏天的时候,我的衣著就只能以两块布来形容,上衣只能像浴巾一样勉强包住坚挺的双峰,是比我的奶子小好几号的无肩带露腰小可爱;而裙子则是15公分的超短迷你裙,因為被翘臀顶起的关系,只能勉强遮住我那若隐若现的私处,要是我稍微弯腰的话就会完全曝光,也让我的一双美腿完全展现在眾人面前。

当然胸罩就不穿了,不然肩带会露出来;内裤则是高叉的超小丁字裤。当然,我每天洗澡都会把阴毛刮得非常乾净,好让视姦我的男人们不会因為看到阴毛而兴趣大减。

虽然我的美腿不用穿丝袜,但是為了满足男友的欲望,我经常会穿一些黑色丝袜、网袜或者是过膝袜;鞋子则是有高根凉鞋、普通的高跟鞋。

我的个性也很淫荡,走在路上展现魔鬼身材被男人们视姦的时候还会感到兴奋。在学校的时候,所有男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我身上,不只是同学,就连教授、主任、教官甚至是校长都盯著我魔鬼的身材不放,似乎只要我一落单就会扑上来把我的淫穴干到红肿、合不起来一样。

当然我也不是没有被全校的男人轮姦,不过那是高中时的事了。

刚开学就交了一个有钱又帅气的男朋友,名字叫陈英龙,身高180,跟我这个长身美女站在一起就像是天生一对。而且兴趣上也很合得来,性趣也是。

我身上的洞都被他的大肉棒搞过,有时候约会到一半想做就在隐密的地方搞起来,在公园的时候我还故意放声大叫。交往一年,什麼体势都玩过,口交、乳交、肛交、足交也都玩过,有时候阿龙心血来潮还会把我抓起来浣肠。

做爱的时候,如果我穿上过膝黑袜的话阿龙就会变得超持久,把我干到昏过去之后还可以把我插到醒过来。所以如果我穿过膝黑袜,那天就不用睡觉了,隔天小穴会红肿变敏感,上课时会很困扰。

我记得有一天穿著过膝袜被干昏过去,隔天醒来之后阿龙的肉棒还维持坚硬状态留在我的小穴裡,结果阿龙醒来看到我美腿上的过膝袜又把我压在床上干了一天。从这天开始,只要穿著过膝袜被干,隔天醒来一定立刻把过膝袜给脱掉。

不过现在是暑假,所以就算我一个月穿著过膝袜都无所谓。

上半身穿著只能包住双峰的小可爱,下半身是膝上30公分的超短迷你裙还有能让阿龙威猛无比的黑色过膝袜,脚上是水蓝色的露趾凉鞋。阿龙说这样子能够让他更兴奋,所以才这样穿…内裤则是因為暑假每天都被干,想说穿了跟没穿一样,就没穿上了,这样也方便阿龙直接上。

阿龙只穿著一件衬衫跟七分裤。

早上我们去约会看电影,看完的同时也在电影院的厕所搞了一次。然后去看下次到海边玩时要穿的泳装,在我穿上性感比基尼的时候阿龙衝进来又把我搞了一次。

现在是晚上10点,而我们正在XX公园的一处角落做爱,原因是阿龙又性起,反正我们也不是没有在外面打野抱过,就让他把我推倒在草地上了。

「啊啊…嗯嗯嗯!哈!」

我在阿龙身上摆动著翘臀、扭动著纤腰,他的大肉棒在我的小穴中兄猛地抽插、肉壁也用力地夹紧肉棒,深怕它跑出去一般,因此我得到的快感非比寻常。

「真美啊…」

阿龙把我的小可爱掀起,一对柔软滑手的美胸就这样曝露在空气中,上面还爬满了我的香汗,并随著我的摇摆而上下摇晃著。

「啊!好大!干死我了!阿龙~~!」

我放肆地淫叫著,双手抓住上下摇晃的大奶用力搓揉,还用小嘴去舔、去吸坚挺充血的乳头,香甜的唾液顺著乳晕慢慢地滑下乳球,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美艷。

阿龙忽然翻身将我压在地上,并且开始猛力抽动他的巨大肉棒,而他的双手则是抓著我的奶子用力搓揉。到最后我是下半身整个抬起,阿龙直直地用力插入。

「啊~啊~要高朝了!啊啊啊啊啊──!」

我的美腿紧紧夹住阿龙的屁股,而他的肉棒用力一捅─鸡蛋大的龟头硬生生地挤入子宫,并且在裡面射出热腾腾的精液。

阿龙射完就站了起来,我一看到那根沾著精液与淫水的肉棒之后,马上起身跪在地上,然后开始细心地将上面的秽物舔乾净。

不过我还没舔完,阿龙就把我从地上拉起、压在树上进行第二回合的猛干。这次非常持久,而且还变换了好几次姿势,最后他在正常位的情况下射在裡面,而我则是早就高潮到无力,在他射精之后就全身瘫软地靠坐著树干,任由湿得一蹋糊涂的小穴与满是口水的奶子曝露在空气中。

「你的身体真像毒品,让我一直想对你射精。」

阿龙站在我面前喘著气,他那根大肉棒再次挺立了起来。

看到他的样子,我用双手将美腿分开,準备承受阿龙第三次的插入。不过,这时阿龙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铃铃铃~~「妈的……喂?」

「……什麼?」

「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阿龙掛掉电话后,一脸紧张地蹲在我的面前,那根勃起的肉棒已经缩小。

「我家裡出事了,要立刻赶回去,恐怕没办法送你回家…你一个人可以吗?」

我无力地点点头。

「那我先走了。」

阿龙把裤子穿上后就用跑的离开了公园,留下被插到没力起身的我。

从包包中拿出手机,时间是十二点…阿龙把我操了两个小时。现在是夏天,所以我不把衣服整理好也不会觉得冷,反正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

於是我就以双腿大开的淫荡姿势下进入梦乡中。

在我睡了还不是很久的时候,就因為下体传来的快感而微睁双眼。我发现自己的小穴正流出大量的淫水,还有一根比阿龙粗的巨大黑色肉棒正磨著我的穴口,涨成深紫色的龟头上还有一颗一颗的突点。

那根肉棒的主人是体型比阿龙壮硕一倍、顶著大光头、肌肉发达,黑色皮肤的黑人壮汉。他正一脸兴奋地抚摸著我那双穿著黑过膝袜的美腿,完全没有察觉我已经醒来。

我的第一个想法并不是?我要被强姦了!?而是心跳不已地想著?被这根狂干一定会很爽!?「没想到出来买宵夜也能遇上这种货色…」

黑人用流利的中文说著,然后他的双手渐渐地摸上我的纤腰,接著移到我的一对大奶,开始小力的揉捏并不时地轻扯坚硬的乳头。

一直磨著我的小穴的大龟头,现在则是速度缓慢地前后摩擦著敏感充血的阴蒂,我的腰在黑人的挑逗下,不自觉地晃动起来,这个动作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小贱货想要啦?」

他原本只是轻轻揉捏我的大奶,发现我醒来之后马上就开始有技术地大力搓揉,那根大肉棒的龟头则轻轻地将小穴口挤开,并在那附近轻轻摩擦。

「快点干我!快插进来!」

我受不了黑人的挑逗,自己伸手将被微微撑开的小穴掰开,并且扭动纤腰、让溼答答的淫穴摩擦著他的大龟头。将自己还有阿龙在的这件事,完全丢到脑后。

「死骚货!」

黑人放开我的大奶,紧紧抓住我的纤腰,大肉棒用力一刺!龟头贯通我那紧嫩的淫穴,直接撞在我的子宫口,而且他的肉棒还留了一节在外面。

我则是因為巨大的快感而叫不出来,小嘴张的大大,唾液从嘴角流出。紧嫩的小穴正包覆著庞然巨物,前所未有的快感散佈全身。

「妈的,比我干过的处女还紧!」

黑人捧起我的翘臀,开始用他那兄猛的巨大肉棒抽插我的淫穴。而我早就忘记自己是被强姦,淫荡地舞动纤腰迎合他的猛干。

「嗯、啊!啊!用力!好哥哥!插死骚妹妹!啊啊!」

我的美腿用力夹紧黑人的熊腰,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淫叫著。如果有路人看到的话,一定只会认為我们是情侣,而不会觉得我是被强姦。

「操!操死你的小贱穴!」

黑人开始大幅度地摆动,巨大的肉棒像是要贯穿子宫口一般地撞击著深处,龟头上的入珠每次都会摩擦我的G点,使得淫水几乎是用喷的出去。

十几分鐘后,被如此猛烈的抽插送上了高潮。在我因為高潮而抖动的时候,黑人减慢抽插的频率,并将我从地上拉起来,让我双腿大开地坐在他的大腿上。

「爽不爽啊,骚货!」

他掐著我的俏臀问。

「爽…好爽…插死妹妹了…」

我则是抱著黑人的脖子,将一对大奶子压在他那宽广的胸膛上、美腿勾住他的腰,嘴角流著唾液回答。

「果然是骚货!」

黑人重重地插了我一下之后,一手托著我的翘臀就这样将我从地上抬起,我也害怕掉在地上而紧紧抱著他。不知道什麼时候,他空著的手上已经拿著我被阿龙干时乱丢的包包。

「啊哈…啊…嗯……你要…去哪裡?」

袭击小穴的快感过去后,我娇喘著问道。只见他托著我走向公园的出口,大肉棒当然是规律地插著淫穴。

「去你家,给我带路吧。」

接著,我在他的抽插下,开始告诉他怎麼走到阿龙买给我的二层楼房。不过才走几步路而已我就达到高潮,然后他又不停地抽插,害我在这短短的路途中被插到昏厥好几次,又从昏厥中被插醒。

最后好不容易走到我家门口,结果黑人把我压在门上猛干,然后将又热又烫的黏稠精液射在我的淫穴裡面,甚至快把阴道填满了。

「爽不爽啊?」

黑人把开始软化的肉棒抽出去,抓了几下我的大奶后问道。

「哈…哈…好爽……」

我伸手沾了一点慢慢流出来的精液,将手指放进小嘴裡,一边吸允一边娇媚地看著黑人。

「妈的,真是欠操!」

他将那张大嘴吻上我的唇,并让舌头粗暴地在我的小嘴裡翻搅。我们就像是一对即将分开的热恋情侣一样,站在门口前激烈舌吻。

大概过了几分鐘吧,黑人的大嘴终於离开了我的唇,他与我的唾液从我的嘴角慢慢流下,淫荡的贱穴又开始泛滥起来。

「真是个骚货…虽然我很想再操你一次,不过我得回去了。」

他重重捏了一下我的奶子,然后就把裤子穿好,準备离开我家。

「如果还想被我插的话,晚上九点脱光只穿高跟鞋到公园的男厕等我。」

黑人丢下这句话后就往教会的方向走去。

而我则是整理好仪容,拿出钥匙把门给打开,夹著黑人的浓稠精液与淫水走进装潢豪华的家裡。这裡是阿龙买给我的家,好让我可以方便上学,也是我们俩作爱最多次的场所。

看见答录机有留言后,我就过去按下播放键。然后将自己抛在沙发上,沾起黑人的精液与我的淫水,忘情地自慰起来。

『筱惠,我父亲在不久前出车祸死了……所以我得赶到美国去处理公司的后事,大概会是继承他的职位吧……总之,我现在没有时间可以跟你在一起了。』『我们分手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穴被黑人插得太敏感,所以我很快地就高潮了。